加入收藏 申博娱乐管理网|申博138官网|mg电子游戏|www|33msc|com|菲律宾申博娱乐|msc33.com|申博官方网站 申博9646.com城()
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新闻

韩国疾控部门以&ldquo

时间:2016-8-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6月2日凌晨,一位因疑似患MERS在家隔离的51岁韩国女性因觉得“隔离无聊”,和丈夫在内的15人乘大巴去全罗北道打高尔夫球

最近,MERS、韩国这样的字眼频频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截止作者写稿的时候,韩国已经有超过1600人因疑似感染而被隔离,3名确诊病例死亡。

《朝鲜日报》曾指出截止6月1日,韩国682名隔离观察对象中只有4名表示愿意离开家前往国家设施隔离。

而随后韩国媒体曝出:6月2日凌晨,一位因疑似患MERS在家隔离的51岁韩国女性因觉得“隔离无聊”,和丈夫在内的15人乘大巴去全罗北道打高尔夫球。当地卫生部门在2日下午打电话联系不上人,只有出动警察通过GPS追踪定位才把这一行人遣送回首尔。

韩国《朝鲜日报》近日爆出韩国首例MERS确诊患者在治疗初期隐瞒了自己从MERS疫区中东回来的隐情。

而最著名的隐瞒病情者则是入境中国的第一位中国境内确诊MERS病患。这名44岁的金姓韩国男子是韩国第三例中东MERS患者的儿子。在19日就出现中东呼吸综合征的病征并就医,随后在家中隔离观察。25日再次就医时医生建议他不要出境,不过26日此人仍然搭乘飞机到达香港并前往广东惠州。

在确诊患病后,金姓男子在惠州当地的医院接受隔离和治疗。在接受韩国KBS电视台采访时金某否认自己隐瞒病情,说自己没有权势,受到舆论谴责不公道。此外他还表示“惠州中心医院饮食不合胃口,自己已经饿了4天”。随后医院为其安排了韩国料理……

而26日同机坐在金姓男子旁边另一位韩国男子在返回韩国后收到了韩国防疫当局的提示信息。该信息显示坐他身旁的金某已经确诊为MERS病例,他作为密切接触着需要隔离并不能出境。在这样的情况下,该名男子仍然搭乘飞机前往香港,在香港当地检疫将其截获时此人甚至拒绝隔离,随后被强制带走。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首例MERS患者在17日已经入院就诊,院方在发现其有高烧咳嗽等中东呼吸综合征症状并曾前往巴林的情况后,就于次日向疾病管理本部提出请求核查该病例。韩国疾控部门以“巴林并非MERS病发国”为由拒绝了医院的申请,直到20日上午才得出了确诊结果。

而在MERS在韩国迅速扩散,已经至25人感染和2人死亡的情况下,韩国国民安全处回应称目前MERS感染程度未达到严重水平,当前只是出于“注意”阶段。当被问及如何才能算“严重”水平时,该负责人回答只有患者数达到300万名时才能算“严重”阶段此事暴露了韩国公共应急部门对疫情等重大公共事件的应对方案过于简单,而对于疫情的扩散也出现误判。

需要指出的是,“注意”和“严重”并非单纯形容词,而是对应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应对不同级别灾难的应急预案。但是该发言迅速在网络上发酵,被曲解为韩国政府认为“只有300万人感染MERS才算紧急事态”而招致诸多批评。

除了韩国的医疗和灾难应对部门,韩国的教育部门也对MERS的扩散负有责任。在韩国MERS隔离者突破1000人时,曾有教育部官员承认疫情扩散超出预期,呼吁迅速停课。由于上文提到韩国应对MERS的评级为“观察”,所以教育部门无法强制学校停课。而根据韩联社的报道,在6月3日韩国副总理兼教育部长召开紧急会议强制200余所学校停课后,韩国MERS应对本部的卫生官员在记者招待会上对学校停课感到不满,认为“学校和MERS传染并不相关。对学校停课决定持反对意见”。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在疫情扩散后,韩国地方政府出现拒收其他地区MERS患者的地方利己主义现象。韩国各地医院都有由国家预算支援、为应对传染病爆发而准备的“国家指定隔离床位”。疫情爆发后韩国政府曾发文希望各地方政府配合中央调度使用隔离病床。对此,仁川市公开表示“不再接受其他地区的MERS患者”,江原和忠北地方政府也称“需要为当地患者保留隔离病床,拒绝患者被移送到该地”。

韩国政府在全国拥有国家制定的隔离病床500多个,其中能用于呼吸感染患者的“特殊病床”有105个。除了国有机构,地方和民间的医疗机构也能提供100过个特殊病床。这些特殊病床除了MERS患者和疑似MERS重症患者使用外,还要供包括肺结核在内的其他呼吸感染患者使用。而根据韩联社4日的报道,韩国确诊的MERS病例达35人,被隔离人员则高达1667人。按照疫情发展的速度,韩国的隔离病床很可能面临不够用的情况。

MERS的中文全称是中东呼吸综合症。故名思议,这个病和中东不无关系。在韩国的爆发使得MERS进入大多数中国人的视野,但是其实该病早在2012年就出现在沙特。MERS在沙特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12年至13年沙特每周只通报几例新增案例。在2014年的时候该病毒有了一次小“爆发”,沙特周边国家阿联酋和伊朗相继出现了MERS感染病例,全球每周会新增100多例感染病例。在2014年春季的爆发之后,2015年MERS的传播又重新回到每周新增几例感染者的低谷水平。

沙特和中东地区民众的日常生活并未受到MERS的很大影响。根据新华社驻沙特记者的描述,即便在疫情最紧张时生活也基本无常,而当地卫生部门偶尔会用手机提醒公众注意个人卫生。“但从去年9月后就没再收到卫生部的提醒了,倒是时不时会收到有关恐怖袭击威胁的预警。”

此次韩国的MERS病情也波及到了中国。根据广东省卫计委的通报,一名韩国的MERS病例密切接触者入境中国后被判定为确诊病例。截止6月3日,该人生命体征相对稳定,其在中国境内被追踪的78名密切接触着者已找到72人,目前没有人出现不适的症状。

MERS在韩国发展迅速,让部分公众和媒体迅速联想到了“SARS”,并称MERS为“类SARS”。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数据,截止今年5月25日,出现了3年的MERS全球共有1139个确证病例,其中431人死亡,病死率38%。与SARS相较,2003年SARS爆发全球共有8422个病例,死亡人数919人,病死率为11%,需要指出的是,SARS疫情在出现后的数月内就被迅速扑灭。可以看出MERS的传播能力远逊于SARS,但致死率更高。

由于MERS本身传播性不强,加上中国政府的及时应对,MERS暂时在中国没有大规模传播的趋势,中国人大可不必慌张;反观韩国,因为政府应对失当和个别患者的“任性”,韩国老百姓现在慌得要死。

(责任编辑:admin)